您的位置:首页 > 国外追踪 > 国外追踪
国外追踪
苹果蠹蛾诱捕器
添加时间:2019-09-30      浏览次数:420      来源:https://www.goodfruit.com/fatal-attraction/      作者:【美】Kate Prengaman  【 】  关闭窗口

新发现的雌性苹果蠹蛾性诱剂为有机栽培者大规模诱捕苹果蠹蛾提供了物质基础。

20194月份,昆虫学家艾伦·奈特在美国华盛顿州的农业部办公室展示了几个昆虫诱捕器。这些诱捕器是他多年研究的一部分,是为了寻找更好的苹果蠹蛾诱捕方法。

去年,在昆虫学家艾伦·奈特准备退休时,他发现了其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件事,这是一种新的会显著增加引诱和诱捕雌性苹果蠹蛾能力的植物挥发物。这种新的诱捕器不仅用于监测,还可以用于控制害虫,这为害虫种群的诱捕控制打开了新的大门。

20年前,奈特和美国农业部的研究人员道格·莱特发现梨酯对雌雄苹果蠹蛾成虫都有很强的吸引作用,即使是在果园,也可以利用交配中断对它们进行监测。现已结合信息素,成为行业标准。但昆虫学家们从未停止寻找更好的性诱剂。

几年前,加里·贾德和彼得·兰多尔特的同事发现,在梨酯中添加乙酸能显著提高雌性苹果蠹蛾的捕获量,奈特决定观察这种新的性诱剂能否推动大规模诱捕方法的实施,从而来改善有机果园的害虫控制,而不仅仅是监控它们。

奈特说:显然,有机种植者们一直在遭受虫害威胁,他们需要更多的方法来解决。我们需要改变现状,因为现有的性诱剂对很多种植者来说并不奏效。在去年之后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当时他发现,在梨酯和醋酸组合中添加两种植物挥发物,可以把诱捕雌蛾的能力提高4倍。另外两个化合物:芳樟醇氧化物,一种由一位研究葡萄害虫的瑞典昆虫学家鉴定的花香分子;以及非三萜烯(一种植物在昆虫摄食时释放出来的挥发性物质)。那么,他是如何偶然发现新的性诱剂组成成分的呢?

奈特说,我想,对于我来说这30年的职业让我认识了足够多的人,认识到正确的人是非常幸运的


图18-5 不同类型的诱捕器

测试诱捕器

去年,奈特在华盛顿州的瓦帕托市开始了他的集体诱捕试验,每英亩(1英亩约为6.07亩,译者注)24个诱捕器,使用梨酯和乙酸做诱捕剂。尽管是同一试验地,但苹果蠹蛾对果实的伤害率从6%下降到了2%

他的想法是创建一个一劳永逸的诱捕器,这个诱捕器是由诱捕桶和长寿命诱芯组成。奈特认为,这些诱捕器每个生长季只需要接触三次:当它们被放置时,性诱剂在季节中被替换1次,收获后再移除。

今年,奈特正式退休,所以他将有更多的时间去参加这次测试,目前在华盛顿、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和科罗拉多州的35个果园里,设置了3000多个诱捕器。所有使用新的四组分性诱剂,制造商Trece现在正在测试商业化或包括信息素的五组分版本。我和真正的种植者一起工作,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奈特说。

他的研究也比较了不同的诱捕器,观察了传统的彩色水桶诱捕器,透明水桶诱捕器,迷你水桶诱捕器和牛奶壶诱捕器(手柄两侧各有12英寸宽的开口)。奈特说,到目前为止,加仑牛奶罐诱捕器在捕获量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可能是因为开口大的缘故。 

苹果蠹蛾在黄昏时飞起来,因为天还亮,它们还能看见,而且倾向于避开白色的诱捕器,这就是为什么橙色是监视诱捕器的首选,而奈特更喜欢透明的水桶。

当然,诱捕器要花钱购买,每个可重复使用的诱捕器大约7-10美元,而单一季节使用的牛奶罐每个70美分。但奈特认为,诱捕器可以在每英亩成本的基础上,与一些有机种植者正在使用的无人机释放竞争性绝育昆虫的成本进行比较。

没有什么是免费的,奈特说。那天,我们不得不给种植者每英亩50美元,让他们使用交配干扰,但一旦免费资金结束,他们就会消减使用率。他们说他们想花大约每英亩60美元的交配干扰,这对他们来说是值得的。"因此,他的工作集中在寻找在这个价格范围内的有效技术,但现在标准正在变化。

他说:对于有机蜜脆,他们对每英亩花费310美元来绝育飞蛾不感兴趣。”“我的挑战是,设置310美元的大规模诱捕器和投放310美元的绝育蠹蛾,并希望在最好的技术之争中获胜。

最佳诱捕

随着大量的诱捕,研究人员并不真正关心他们是否捕获雄性,但他们真正想要捕获的是雌性成虫。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Summerland研究开发中心的化学生态学家Judd说,对于雌性来说,这是我们发现的最好的性诱剂,找到好的雌性性诱剂是化学生态学的里程碑。他曾与奈特合作过许多性诱剂试验,但并不是诱捕试验的一部分。

贾德说,当种群数量较少时,以种群密度较高为目标集中诱捕或交配干扰与绝育昆虫释放共同控制种群数量两种方法是最有意义的,且效果最好。

贾德说:种群密度较高处集中诱捕是一个很好的辅助工具,可以使种群下降到交配干扰将再次起作用的水平。”“这是有意义的,因为交配干扰实际上是以雄性寻找雌性的能力为目标的,因此两者是非常互补的。

然而,贾德说,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了解这些强有力的新性诱剂与种群规模之间的关系,以及捕获量对伤害率的影响,以及每英亩需要多少个诱捕器才能得到良好的控制。

奈特说,尽管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学习,但这是控制苹果蠹蛾中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他说:现在有更多的新东西发生在我们实施交配干扰之后。这为种植者带来了彻底改变的机会。” 

(姜鹤、李玉玲 译,王树桐 校)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