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病虫防控 > 病虫防控
病虫防控
果树春季冻害的药肥防控综述
添加时间:2021-03-03 09:21:01      浏览次数:69      作者: 河北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 刘丽 曹克强  【 】  关闭窗口
       ​摘要:果树花期及幼果期抗寒力弱,受极端低温的影响容易发生冻害。由于冻害发生面广,对果树产量和质量影响大,有关冻害的防控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一些用于防控冻害的产品也应运而生,本文基于近年有关防冻药肥的报道做了简要的综述,供读者参阅。
关键词:果树;冻害;防冻剂
果树花期及幼果期花果抗寒力弱,对低温的忍耐力比较差,易受冻成灾。韩立新等(2019)研究表明苹果树抗寒性强弱表现为蕾期>盛花期>幼果期;花器不同组织的抗寒性为花瓣>雄蕊>雌蕊。王田利等(2016)认为苹果花芽受冻临界温度是-4 ℃,蕾期是-3.8~-2.8 ℃,开花期-2.2~-1.7 ℃,幼果期-2.5~-1.1 ℃。苹果花期如遇-4 ℃以下低温,就会发生冻害,而且整个开花物候期越靠后,低温出现越易受灾。并随低温持续时间加长而加重。

冻害对植物的伤害主要是破坏细胞膜结构,由于细胞间隙的水溶液浓度比细胞液低,便引起细胞内水份外渗,进而引起代谢失调。近些年来,科技工作者对果树花期冻害的发生规律、防治方法、防治药剂等方面进行了研究。其中,人们最关切的研究方向为花期防冻剂的筛选和治疗方法。
植物防冻剂,也叫植物抗冻剂、防寒抗冻剂、植物抗冻液等。目前市面上对该用品的称呼相对混乱,叫法不一。植物防冻剂,很早就已经应用到农作物上,以提高植物的抗病、抗低温、抗冻能力。此外,在预防“早、晚霜”、“倒春寒”的冻伤,避免、减轻冻害所发生的损害程度上也表现出明显效果。甚至在雪灾、严寒以后,植物防冻剂也可以有效的起到帮助受冻伤植物迅速恢复树势,早日恢复正常生长的效果。植物防冻剂之所以能够“防冻”,主要就是利用了它所特有的防冻、抗冻元素,和添加的某一些特殊因子,激活生物酶,杀灭或阻止冰核细菌的生成与繁殖,并且较好地维持了生物膜结构的稳定性,故能够大大减少和降低极度低温天气对生物膜的破坏程度,及降低植物细胞的冰点值,抑制冰冻蛋白成冰活性,增加热量,降低结冰能力,从而加快植物的木质化程度,在外则表现为植株抗低温能力及保水、抗冻能力的提高。

1. 花前处理,预防冻害

研究表明,花前用药可以推迟花期,避开花期低温。许多试验表明乙烯利、琥珀酸、青鲜素、萘乙酸等生长延缓剂都有推迟花期的作用。
王田利等(2006)建议在早春进行树干涂白或喷白,可以推迟开花3-5d。涂白剂的配方以生石灰为主:生石灰10份、食盐1-2份、水35-40份,再加1-2份生豆汁。张士文(2019)等研究表明花前喷布高脂膜200倍液,可推迟花期一周左右。张小东等(2019)提倡萌芽前全树喷布氨基酸+磷酸二氢钾,可抑制芽的萌动,推迟花期 3-5 天。萌芽初期喷 0.5%氯化钙也可延迟花期 5 天。张庆霞等(2021)、张玲(2017)分别于萌芽前对大樱桃和苹果全树喷萘乙酸甲盐250-500mg/kg 溶液或 0.1%-0.2%青鲜素液也延迟了树体发芽开花 3-5d,成功避开了花期低温。
张洋等(2020)研究表明,在冻害来临前,用多肽氨基酸、早红蜜腐植酸螯合肥在根部冲施能增加芽体细胞内可溶性糖的含量和细胞质的浓度,从而达到预防细胞结冰的效果。轻微冻害时有防止细胞结冰坏死的作用,从而增强抗逆能力,促进花芽完成花粉和胚囊等性器官分化。李煜强等(2019)在开花前对果树全树喷 200 倍抗寒剂或 100 倍防霜灵,起到了很好的防冻效果。
朱峰等(2014)在吉县中垛乡张建顺果园每年春喷施爱多收,遇到倒春寒天气苹果树花期基本未受影响。另外,朱峰等经山东、陕西、甘肃等地推广经验介绍,凡是在 1-2 月树体喷施防冻液PBO 250 倍液,或在开花前 7-10 天喷施 PBO 150 倍液的苹果树,能抵抗-4℃低温,确保花果安全。
张严玮(2014)以“寒白”菊花为试材,测试了ALA(氨基乙酰丙酸)对植株的防冻效果,结果表明ALA不仅可以使菊花叶片内电导率和丙二醛含量下降,还可以提高叶片叶绿素、SOD活性、可溶性蛋白含量、总糖含量等,且50mg/L的ALA可明显提高其抗寒性。
王树尧等(2019)在核桃雌花盛期前20-30d左右,全株喷2次(3月25日、4月6日)澳仕达(杨凌澳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快活林(河南中威高科技化工有限公司)、子弹头(河南中威高科技化工有限公司)等防冻液,可有效预核桃晚霜冻害,产量提高19.2% -43.4%。
包建平等(2016)在骏枣上应用369 植物抗冻液(郑州参陆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植物防冻液(山东农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和超强植物防冻剂(中国泌阳涵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稀释 150 倍,起到了很好的抗冻效果。
除上述花期防冻液,生产中常用的防冻剂还有喜正防冻除锈剂、爱多收(日本旭化学工业)、生命素(河南昆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
2. 花期处理,预防霜冻
 花期可通过喷施营养液或植物生长调节剂进行防霜。王田利等(2006)建议在霜冻来临前1-2 d,喷果树防冻液加PBO 液各 500-1 000 倍液,防冻效果较好。也可喷施自制防冻液(琼脂 8份∶甘油 3 份∶葡萄糖 43 份∶蔗糖44 份∶氮、磷、钾等营养素 2 份。先将琼脂用少量水浸泡 2 小时,然后加热溶解,再将其余成分加入,混合均匀后即可使用),喷施浓度为5 000-8 000 倍,也能够起到一定的防冻效果。
张洋等(2020),在果树盛花期喷施了0.3%硼砂+0.1%尿素+1%庶糖液,发现能够促进花器发育,提高座果率。在花序分离期、初花期和谢花后混合喷“全树果、芸薹素、碧护”等生物刺激素和植物生长调节剂,可显著减少因开花期间的寒冷、低温、干燥等恶劣气候导致的花粉丧失生命力、或柱头黏液干枯失去粘合花粉的能力而形成败育现象,提高坐果率。在花芽露出或花蕾开裂期可喷 200 - 300 倍的滑石粉,可起到保护花器的作用。
张小东等(2019)认为收到冻害预警后,给果园喷天达2116、芸薹素、优得列,可有效调节细胞膜透性,较好地预防霜冻。韩立新等(2019)也认为,天达 2116 为植物细胞膜稳态剂,具有稳定和保护植物细胞膜的功能,喷施后可以有效降低细胞质液的渗出,保持水分,对细胞起到保护作用,即使发生冻害,也能及时修复细胞的膜系统,达到预防冻害的目的。芸苔素为新型植物内源激素,喷施后能显著增加植物的营养体生长和促进受精,提高作物的抗寒、抗旱、抗盐碱等抗逆性。此外,韩立新课题组还建议在冻害来临前,可以喷施黄腐酸钾、磷酸二氢钾等含钾元素的矿质营养,同样可以提高果树的抗寒性。
崔丽贤等(2020)在研究梨树花期冻害工作时强调,在结冰前喷哈漫迪植物防冻剂 150-200倍液 3-5 次,可以提高梨树树体木质化程度及营养储存水平,提高抗寒性。
魏安智等(2006)在杏花露红时喷150倍防霜灵、盛花期喷200倍防霜灵各1次,防霜效果明显。李煜强等(2019)认为苹果树花蕾期、盛花期各喷一次 0.5%蔗糖水或 0.3%的钼肥等均有减轻冻害和提高坐果率的作用。
胡增丽等(2019)测试了5种防冻剂对桃花冻害的防护作用,结果表明,冻害发生前进行树上喷施,冻害后调查子房的受冻情况,在持续低温条件下,喷施200倍果面净后,桃花受害率为15.5%,明显低于对照。
此外,有报道称植物防冻剂“冻害必施”抗冻防霜,扶苗解害,冻害前使用,提高植株抗冻能力,受冻后使用,减轻害情,康复快。目前生产上还有脱落酸(ABA)、矮壮素(CCC)、比久(B9)、马来酰肼(MH)、多效唑(PP333)等激素种类广泛用于作物、蔬菜、果树的抗寒诱导诱抗剂。
3. 冻害之后,补救处理
张小东等(2019)在苹果花期受冻后及时喷施营养叶面肥,如氨基酸肥、磷酸二氢钾或芸苔素等,起到了良好的缓解作用。张洋等(2020)也建议,霜冻发生之后,要及时喷施植物生命素或芸薹素481、天达-2116 等果树专用型营养液 2-3 次,补充养分,尽快恢复树势。
王秋萍等(2019)建议在霜冻发生后叶面喷施绿云肽神1000-1200倍液,能够减缓果树脱水速度,能有效缓解冻害,减少损失,还可以修复受损的细胞膜,减轻冻害程度。继续喷施绿云海之宝800倍液+0.3%蔗糖(白糖)+ 0.3%-0.5%磷酸二氢钾+10%多抗霉素可湿性粉剂1 000倍液,可增强果树抗寒性,促进花朵(芽)生长,能起到防冻、保花、保果、防霉心病等作用。
娄玉穗等(2017)测试了一定浓度的苞果303、苞果良、氨基丁酸(FP)和水杨酸对葡萄嫩芽和幼叶抗冻能力的效果,结果表明台湾久安公司开发的肥料产品500倍苞果303和200 mg/L FP药液在稳定细胞膜透性、降低膜脂过氧化、提高保护酶活性等方面具有较显著的效果,嫩芽和幼叶的霜冻危害显著减轻。
4. 总结
从以上报道可以看出,针对果树春季防冻,人们已研发并试验了多款产品,而且,这些产品也都表现出一定的防冻、抗冻或缓解冻害的效果,然而,现有文献中尚缺乏不同产品之间的相互比较,效果好到何种程度也缺乏必要的支撑数据。因此,在这些方面还需要加强研究,对于使用药肥时果树的物候期、使用前后温度的变化,展现出防效后对果实数量和质量的评价等需要加强记录,这样才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利用相关产品防控果树春季冻害。

参考文献:

[1] QRUNFLEH I M, READ P E.Delaying bud break in 'edelweiss' grapevines to avoid spring frost damage byusing NAA and vegetable oil applications [J]. Advances in HorticulturalScience, 2013: 18-24.
[2] SARIKHANI H, HAGHI H,ERSHADI A, et al. Foliar application of potassium sulphate enhances  the cold-hardiness of grapevine (Vitis vinifera L.)[J]. Journal ofHorticultural Science and Biotechnology, 2014, 89(2): 141-146.
[3] 娄玉穗, 寿灵超, 高静霞, 等. 4种防冻剂对夏黑葡萄嫩芽和巨峰葡萄幼叶抗冻能力的影响[J].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17(3): 7-11.
[4] 唐威, 储春荣, 郄红丽, 等. 6种植物防冻剂对枇杷果实品质的影响[J]. 现代园艺, 2015(1): 11-12.
[5] 王秋萍. 苹果树花期冻害的预防及灾后管理[J]. 林果花草, 2019(2).27-29.
[6] 崔丽贤, 刘金利. 梨树冻害预防及应对措施[J]. 烟台果树, 2020(1). 48.
[7] 魏安智. 仁用杏抗寒机理研究与抗寒物质筛选[c].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06.  
[8] 王佳武, 王朴. 碧护在葡萄上的应用试验[J].  陕西农业科学, 2010, 56(4): 38.
[9] 赵淳, 徐庆华, 李速, 等. 外源ABA及其合成抑制剂对冬小麦叶片抗寒指标的影响[J]. 麦类作物学报, 2015, 35(8): 1176-1181.
[10] 胡增丽, 赵龙龙, 张未仲等. 5种防冻剂对桃花冻害的防护作用[J]. 山西果树, 2019(6):13-15.
[11] 张士文. 北方果树花期冻害的预防措施[J]. 林果园艺, 2019(11):41-43.
[12] 张严玮, 房伟民, 黄素华等. 外源ALA 对低温胁迫下切花菊光合作用及生理特性的影响[J].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 2014,37(01): 47-52.
[13] 牛慈琼, 王建平, 高鹏等. 苹果冻害及病害预防措施[J]. 栽培育种-植保土肥, 2018(14):23.
[14] 韩立新, 王红艳. 苹果花期低温冻害防御措施[J]. 现代园艺, 2019 (1):72-73.
[15] 马建华. 甘肃陇东地区一次春季冻害的成因分析及防御对策[J]. 绿色科技, 2019(5):169-171.
[16] 张玲, 何树松. 预防果树冻害预防和补救措施[J]. 烟台果树, 2017(1):33-34.
[17] 张洋, 梁录瑞. 果园花期冻害防御技术西北园艺, 2020(5):51-52.
[18] 张庆霞, 花期冻害对大樱桃结实率的影响调查及防寒措施[J]. 现代园艺, 2021(01) :50-52.
[19] 王贵平, 刘利民, 聂琳等. 黄河故道苹果产区花期冻害调查报告及灾后应急管理技术[J]. 栽培育种-种植管理, 2018(12):38-39.
[20] 王田利. 苹果花期冻害的发生观察及防治[J]. 果农之友, 2016(3):23-24.
[21] 朱峰, 刘星, 白双祺等. 山西吉县苹果树花期冻害发生的原因和预防措施[J]. 防灾减灾, 2014, (4):30-32.
[22] 袁嘉玮, 张健, 王璐等. 山西南部苹果花期冻害时空分布特征及综合防御技术[J]. 干旱地区农业研究2020, (05)29:205-210.
[23] 徐志鸿, 杨勇. 植物防冻剂-寒冷冬季的重要角色[J]. 山东农药信息, 2018(6):37-38.
[24] 王树尧. 植物防冻剂预防核桃晚春低温冻害技术试验[J].  绿色科技, 2019,(9) 17 ,157-161.
[25] 李煜强. 预防花期霜冻害方法措施要得当[J]. 农业科技报, 2019(3).
[26] 包建平. 植物防冻剂在骏枣上的应用初步研究[J]. 试验研究, 2016(11): 150-151.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