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病虫防控 > 病虫防控
病虫防控
关于免套袋条件下苹果病虫害防控试验方案的有关建议
添加时间:2021-02-24 10:03:45      浏览次数:133      作者:全国苹果病虫害防控协作组 刘霈霈 曹克强  【 】  关闭窗口
 
​1 月 28 日协作组视频工作会议上,几位专家针对免套袋条件下苹果病虫害防控试验方案表达了一些观点和建议,很有借鉴价值,希望各试验站仔细阅读以下内容,并结合地实际情况,吸收和采纳其中的建议,以更好地完成今年的试验工作。
中国农科院郑州果树所 张金勇副研究员 
我提个建议,方案中的调查是针对果实的病虫果率,实际上,在防治上更注重对害虫的监测,现在性诱剂很方便购买。只要把桃小、梨小成虫的发生情况从出蛾开始监测,比如 10 天 1 次或者 1 周调查一次,把蛾量统计一下,这样,就把园里几种虫子的发生量和发生时期弄清楚了,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有必要。
另外建议把桃小、梨小、乃至蠹蛾、桔小实蝇,同时诱捕,并计数调查。绿盲蝽在有些果园也上升为主要害虫了,并且也危害果实。绿盲蝽现在也有性诱剂。将来我给每个实验站发一套,生长季一个月检测并更换一次。实际上就是挂几个,为了防止不同虫子之间的影响,每种虫子挂一个诱捕器。调查时一边数一边清理,每个月换一次。有了对几种害虫的详细数据,对以后的防控很有指导意义。
山西农科院植保所 范仁俊研究员
关于无袋栽培,山西植保所在 1991-1992 年做过两年试验,结果都失败了。当时主要是因为环境污染,加上沙尘暴,果面特别粗糙,很难形成商品果。2017 年我从日本回来后,2018 年至2020 年又连续做了三年无袋栽培试验。比 1991-1992 年效果要好,不套袋果口感好、风味好、检测出的品质也好、含糖量还稍微高点,但是也存在几个明显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着色不理想,光洁度低,外观不好看。去年在三亩地做无袋栽培试验,开始和果农签了协议,保证按平均价格给果农弥补差价。但是后期着色、光洁度不好、商品率低,卖不上价,别人的果子卖两块,这个果子最多卖到一块五。第二个问题是货架期短,我在家里对套袋和不套袋果实做了储藏试验,套袋果在储藏间放 15-20 天吃着口感还特别好,不套袋果放一周,口感就发绵了。还有一个大家都考虑到的问题,病虫害发生比较重,用药次数比较多,售价比较低。
2017 年从日本青森带回一个防治历。青森气候比较湿润,尤其是病害发生特别重,一年打药 14-16 次,那里 80-90%的果园都不套袋,但我统计了用药量,发现虽然他们用药次数多,但是总的用药量并没有增加。他们使用的喷雾器械雾化很好,叶片有害生物上的附着量增加了,农药利用率提高了,反而农药是减量了。所以在设计上,如山西晋中地区和运城差异比较大,品种有差异,气候能差 15-20 天,病虫害差别也大。桃小、梨小在运城发生就比晋中重。运城地区有山楂红蜘蛛和二斑叶螨,但是晋中只有山楂红蜘蛛没有二斑叶螨。轮纹病和腐烂病都是晋中比晋南要重。道理很简单,晋中冬天特别寒冷,所以树势弱病害就重一些。所以思路上,品种、栽培、树龄、喷雾器械尽可能统一。在用药上要选择目前比较好的药剂,可以从中国农药信息网上查询近 3-5 年新登记的农药。如果苹果上没有,可以查桃树、梨树,水果上登记的我们都可以选择使用。
我们这几年做不套袋试验,总体是一年比一年好,但是商品率还是低。我们也发现一个很简单的技巧,除了我们正常打化学农药以外,我们采取了 7-10 天喷一水,效果还不错。将来我们会把这几年做不套袋试验筛选的化学农药,以及一个全程都用生物农药的方案,提供出来和大家共享。
甘肃农业大学 徐秉良教授 
甘肃静宁的果农都习惯了套袋,套袋果卖的比较好,价格也比较高,从目前来看他们还是比较接受套袋的。现在一个问题是如何选择药剂,能不能形成一个比较好的组合,就是什么时间,针对什么病虫害用什么农药,有一个比较固定的组合。我看了一下咱们周年的方案里也写了,但是比较零散。再一个问题,我今天也咨询了专门搞农药登记的专家,如果要喷药的话,产品需要达到什么等级?比如说是绿色的还是有机的。要根据所达到的级别来选用农药。我收到 2018 年农业农村部颁布的一个标准,到时和大家分享。有时总听别人说哪个药好或在网上查了哪个药好,在选择药剂时确实也有盲目性,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问题。
试验方案里有些病害在我们这边很少发生,但是有些病害去年发生比较严重,比如苹果链格孢叶枯病,还有一些枝枯类的病害也比较多。所以针对这些新情况,我们要加以考虑。在调查时,可把新发现的病虫害添加进去。
天水师范学院 呼丽萍教授 
刚才听了各位老师的介绍,我觉得都谈的很有针对性,但是从协作组目前这个免套袋试验对比和病虫的调查的话,我觉得还是要注意区域性、针对性。实际上,这个试验是一个大的框架,各个地方还是要紧密结合当地的生产现状来设计试验,我不主张千篇一律。刚才郑州所的张老师谈的监测,能够用性诱剂诱害虫,可以的话都设立,至少能掌握这些害虫的发生规律。
我建议在这个大框架要求下,各地做试验时要紧密结合当地实际来设计。目前做免套袋试验重点考虑的是怎么样将影响果实商品率的病虫害得到有效控制。对叶部及枝干病害也建议都做一下调查,我认为不矛盾。
实际上,我们可以把生产上采用的某个绿色、无公害或有机方案,和按我们要求所做的方案做一个横向的比较,可能会更好一点。这样工作量会稍微大一点,但是能够获得一些更具有代表性的数据。
中国农科院果树所 仇贵生研究员 
我感觉这个方案主要是针对果实病虫害,操作起来简单易行。但是我个人认为套袋对我们植保来说造成最大的问题是最近几年枝干病害加重了。去年我们单位有人到美国考察,看了美国的防治历,他们打药的次数大概是每年 15 次左右。由于我们套袋确实减少了打药次数,刚才看到曹老师他们调查的结果我们国内好多地区每年打药5-6 次,对果实病虫害来说没问题,但是造成了枝干病害发生严重。所以我觉得在进行病害调查时应该增加对枝干病害,如腐烂病、枝干轮纹病和干腐病的调查内容。这样这个方案可能更全面,更易于在生产中推广。
云南农业大学 孔宝华教授 
云南的情况是大部分果园都不套袋,影响商品果的主要问题是花脸病,但这个病和套不套袋关系不大。我的考虑是对如何提升商品果率进行研究,我记得曹老师团队做过利用中草药制剂防控病毒病,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措施加进去。利用中草药或者一些微量元素缓解花脸病提升商品果率很有需求。这是云南的一个特殊情况,我想把这个问题补充进来。
另外,从 2019 年到 2020 年,黑星病也在我们云南出现了,这个病危害果实和叶片,轮纹病危害枝干和果实。我也觉得在整个方案中可把这些问题也作为调查内容。前面老师提到了要诱捕果园里面的几种虫,虫口的数量,实际上很多病害在没有危害果实之前,它在叶片上和枝干上就已经发生了,所以也希望把整个果园会影响到后期商品果率的叶片和枝干病害也进行调查。
中国农科院果树所 周宗山研究员 
我觉得不套袋的话,炭疽病、轮纹病和桃小应该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观察了多年,病害发生程度和树势有很大关系,树体弱,病害就严重。在山东栖霞看过一些园子,树上病瘤特别多,因为山东苹果单产比较高,可能和这个有关。所以在调查中是不是可以提一下果园负栽量或者树势,把这个参数反映一下比较好。
另外对降雨量和温度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些相关数据。这对我们理解不同病害在什么条件下爆发流行,以及后续的病害防控会有好处。总结出一些规律,在用药上就会有的放矢。这两年我们针对斑点落叶病在全国收集了一些菌株,做了一些抗性实验,发现不同地区是存在抗性菌株的。有条件的单位可以收集一下本区域的菌株,在室内做一下生物测定,不一定能非常准确的反应田间情况,但是能够起到一定参考作用,这对用药选择会有指导作用。
青岛农业大学 聂继云教授
从质量安全和营养品质角度上考虑,有以下几个建议,第一是每次用药时要记录详细。比如防治对象、使用日期、药剂名称、生产厂家、剂型、有效成份含量、稀释倍数、是否套袋等,把这个信息记录下来。便于我们苹果采收以后进行苹果质量检测和品质分析,这样能够降低检测的成本,而且能够提高效率。第二关于品质和农药残留,为了便于比较,可以由一个单位统一来做,这样一致性更好,也有可比性。委托我们来做也没问题,我们只收取必要的试剂耗材成本。第三是建议品种、栽培模式等尽可能一致,便于研究的数据分析和对比。第四是关于苹果农药残留,这与有机、绿色还是无公害生产模式无关。从农药残留的角度讲,我们最后肯定是以国内外的产品标准为准。我们最近出了一本书世界苹果农药残留限量研究》。这本书把国内外的、国际组织的、主产国的、贸易国的限量要求都收集了,非常全、很系统,可以供作参考。

 
<<上一篇    下一篇>>
-->
在线咨询